门诊专家,美国常青藤名校游学营

  “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游学,孩子的年龄都向低龄化发展。”携程游学平台负责人张洁说,“用户数据显示,2017—2018年度,用户初次体验海外游学平均年龄在12.1岁,初次体验国内游学产品平均年龄在8.8岁。相比2015—2016年度分别下降0.8岁和1.2岁。”

核心阅读

“相关条文并未对于‘教育教学内容’进行进一步明确定义,引发了后续实践过程的争议,给了不良商家钻空子的空间。”携程海外游学负责人姚钊说,最容易和“游”混淆的就是“现场教学课堂”这一块,比如大英博物馆或者卢浮宫等景点,既是游学团必去参访之处,也是普通旅游团会涉及的热门景点。是走马观花的常规旅游,还是“寓学于游”的学习之旅,这是考验游学承办机构产品功力和资源实力的重要因素,值得家长重点关注。

应当明确规定机构资质、服务规范和师资审查,家长结合自己孩子的需求和特点,跟孩子充分沟通,选择合适的目的地,也要研究游学项目每个细节

其实,对于中小学生的“游学”,国家是有专门规定的。郑春乃介绍,具体管理规范主要有:教育部、国家旅游局等11部门制定的《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国家旅游局《研学旅行服务规范》;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对中小学生出国参加夏令营等有关活动管理的通知》。关于中小学生游学的管理规范看似不少,那么,为什么海外游学乱象依然层出不穷?郑春乃认为,其主要原因有三方面:

  “组织游学的机构太多:公私立学校、教育培训机构、旅行社、留学中介机构、专职游学机构、网络电商平台……各种各样,也不知道这些机构到底有没有资质,安全性如何?”一位正为孩子挑选游学项目的家长困惑不已。

北京市民刘先生,也遇到了相同的烦恼。“孩子说,隔壁雯雯暑假去了日本游学,同班的淘淘去了欧洲,而他只去了张家口姥姥家玩儿……”刘先生很无奈,动辄三四万元的团费,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但看着渴望出国游学的儿子,他只好保证:“明年暑假一定让你出国游学!”

其实,国家教育部早在2014年颁布《中小学学生赴境外研学旅行活动指南》,对“寓学于游”做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境外研学旅行的教育教学内容和学习时长所占比例一般不少于在境外全部行程计划的二分之一。

“去国外名校学习挺好,但最担心的是名不副实。”在深圳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陈广胜说,去年他看到一家旅行社组织的英国游学项目,宣传页上写“80%国际学生同行”。出国游学要的就是这个氛围,陈广胜二话没说给女儿报了名。

门诊专家:

  建议制定行业标准、严格资质管理、加强立法规范等,为游学织密“安全网”

“首先,要制定相应的标准。”戴斌说,教育部等11部门曾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美中不足,这只是个政策性文件。研学旅游究竟怎样设置内容,收费标准如何,如何保障安全?都应该有相应的规范,最好能够出台国家标准。

本报记者 潘福达

重游轻学不省心

当前海外游学存在的主要问题

  天津的李女士,儿子读六年级,今年暑假去了澳洲游学。从三年级开始,几乎每个假期,儿子都要参加学校组织的研学旅行。“孩子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也提升了团队意识和自理能力。”李女士说,只要在家庭经济条件能承受范围内,她都会支持孩子多出去开阔眼界。

当然,游学热之中也存在着一些不规范的现象,同样值得关注。“有些机构发展研学旅游,过于强调经济导向、旅游线路安排,对游学过程中教育、科技、文化、民俗等方面的重视程度相对比较薄弱。”戴斌举例说,到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游学,并不只是看看而已。要想达到预期效果,必须对组织者和接待人员有相应的要求。孩子们去看一个科技馆,是走马观花地看,还是请专业的科普人士做讲解,差别很大。他认为,“在这些方面,游学项目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对境外游学,家长也要有正确认识。“不要盲目跟风,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姚钊建议,家长应综合考量孩子的性格特点、适应调整能力、沟通表达能力、独立生活能力、语言水平能力等因素,结合对孩子参加游学活动的预期收获进行整体评估,要和孩子提前充分沟通并共同做好游学功课。

出境游学需求大、市场旺,各类机构不断冒出,既有旅游机构,也有教育机构,还有二者相互融合的新兴机构,让人眼花缭乱,至今却没有规范的行业准则,以至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如何治理海外游学行业乱象

  的确,游学不同于普通的旅游产品。目前,行业门槛较低,缺乏规范和标准,游学组织机构、从业人员的资质都缺乏审核。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暑假里,“游学”日渐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热门选择。游学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对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有积极作用;游学热,也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体现。与此同时,游学产品价格、项目内容、安全保障等方面问题,也日益受到人们关注。

白领万先生也说,现如今参加国内夏令营都“过时”了,让孩子出国走一趟才是“主流”,儿子周围七八成的同学都游过学,“如果不给孩子报一个,他和小伙伴们都没话聊。”

但是,去哪个国家?报什么类型的夏令营项目?李元心里其实没谱。有些项目看起来行程差不多,内容也近似。“选择其实挺难的。看宣传页吧,感觉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特色,有的课程比较充实,有的师资比较专业,有的价格比较优惠,各有特点。最主要的是我自己也没想好,这出国游学到底能给孩子带来些什么?花了不少钱,最后总得学点东西吧?但是这短短几天,能干什么呢?”下决心去不难,到真要出手做选择时,李元反而踌躇不定。

三是政府统一监管缺失。海外游学涉及教育、旅游、工商、公安等多个监管部门,目前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各部门又缺乏一个统一有力的监管机制,形成了监管的“真空”,导致查处力度不够。

  记者致电某著名教育培训机构咨询暑期境外游学项目,客服人员说:“因为人员爆满,暑假所有境外游学项目均已售罄。”浏览其网站,“‘十一’游学早规划,亲子同行共成长”的广告已经在首页挂载。

日前,一则网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杭州的孙女士这个暑假花了三个月工资,让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游学活动。因为她得知,小学6年里,全班只有她儿子一个人没出过国。

一名旅行社工作人员说,多数家长选择走得更远、价格更贵的欧美游学路线,便宜的路线往往遇冷。

“只能吃了亏往肚子里咽。宣传时说得好听,但细想想,一家旅行社哪有那么大能耐和当地学校深入合作?以后找游学项目真的不能被宣传册上花哨的噱头迷惑了。”陈广胜说。

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扩大孩子的知识面,增长孩子的见识,海外游学成为不少家庭教育的必选项,但令人忧虑的是,海外游学市场的兴盛发展中却隐隐可见其“野蛮生长”态势。据相关媒体报道,新东方《2018中国国际游学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参与国际游学的人数达86万人,2018年预计达105万人,而且人数还将继续呈扩大趋势,年市场规模或达200亿元。一次游学费用在3至5万元的占比达56.8%。但是,与这种蓬勃发展不相符的是,参与海外游学的学生常被层层转包,服务频频打折,加上市场监管不力,游学组织乱象丛生,导致学生要求退费、投诉甚至引发暴力事件。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葛亮亮 赵婀娜

记者走访多家游学机构和旅行社发现,欧美国家两周左右的线路价格区间在28000元至45000元不等,亚洲国家的一周产品通常在5000元至15000元不等,“国际课堂”“全真插班”和“名校参访”是最主要的三类产品。

图片 1图文无关

对此,刘勇表示,参与游学活动的学生甚至家长的盲目跟风心态、法律风险意识不强的原因也不容忽视。或者说,正是由于游学学生及其家长的上述原因,导致游学活动沦为“游而不学”甚至引发纠纷,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海外游学乱象的发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